Company Gateway
中国 [全球网站]Global Reach

莫等欲养亲不待

9月 12, 2013

父亲病了,确切的说是因为我而摔倒了。

昨天正上班突然接到母亲的电话,说父亲摔了。慌忙之中赶紧回到家中,看到父亲正用手撑地,勾着头,挺着腰,颤颤的瘫在那里,一动也不能动。情急之下我埋怨母亲道“为什么不把我爸扶起来?”父亲摇摇头,吸了一口气说“腰好像扭了,不敢动”。我小心翼翼的托起父亲,赶紧下楼,往医院赶去。我没有想到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身材高大威武雄壮的父亲竟然变得那么的轻,形如孩童,枯瘦如材。

安顿好父亲以后我才有时间听母亲道出事情的始末原委:今年的上海特别的热,地面上烤鸡蛋可致八分熟,而我自己又是一个特别怕热之人,索性一口气把家里的四间屋子都装上了新空调,只剩卫生间里边没有。有一次,父亲看到我从卫生间出来,浑身大汗淋漓,就一直和母亲合计着给我在卫生间里边装一台吊扇。老两口跑到电器市场花了半天时间挑了一台电风扇回来,就开始安装。家里没有梯子,当父亲拿着扇叶爬到由凳子组成的梯子上准备紧固的时候,就一下子摔了下来,嘴里还不断地说着“要是有把梯子就好了,就不会耽误事了”。

母亲絮絮叨叨的还没说完,我的鼻子酸酸的,喉咙里哽着一团东西不能言语,我从来都不知道,父亲是那么的在乎我,甚至是我无意识的一个举动,他都会放在心上。

父亲经过紧急治疗已经侧卧着睡下了,看着父亲的背影,我突然发现父亲老了。老的连脊背都无法挺直了,可是在我的记忆中,父亲分明是那么的威武雄壮,高大挺拔。

我有多久没有好好的陪过父亲了?我早已经记不起具体的日期了,以至于连父亲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苍老都没有发现。自从我大学毕业后,踌躇满志为了梦想而奋力拼搏,却一次次的遭遇失败。那个时候,就舒心的事就是能和父亲喝喝酒、说说话,我开始明白父亲的很多话都是非常有道理的,那是一种经过时间锤炼后留下的朴素的智慧。从父亲哪里,我学到了很多再过十年也无法深刻领悟的道理。也许是机遇,也许是坚持,也许是父亲的教诲有了作用,我的事业逐渐有了起色,我喜不自禁,倍受鼓舞。闲下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父母接过来上海一起住,想着这下可以好好的和父亲喝酒谈天了,但是慢慢地朋友交往和应酬开始多了起来,和父亲谈话的时候反而比他在千里之外时少了很多。

很多时候的深夜,当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里的时候,总能发现,父亲手背在后腰上,落寞的坐在门口抽烟,看见我,想起身跟我说话,但又因为动作迟缓,被我落在身后。也许父亲只是寂寞了吧,经过他身边的时候我曾经这么想过,但是似乎一切又都没有那么简单。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间早已物是人非,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早该明白父亲不是活在我的记忆中,而是真真切切的被时间的流水所冲刷,脸上的皱纹如河道一般越来越深。

突然间我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我从来没有想过,眼前这个瘦弱的老人,这个把我们这个家抗在肩上一辈子的人,不知何时就会突然的从我的生命中离开,再也不能看到他的身影,再也不能跟他说上一句话,再也不能跟他喝上一顿酒。想到这里,我恐惧极了,我从来不知道在心里我是如此的依赖这个人,如此的害怕失去这个人。

子欲养而亲不待,一直以来我都明白这个道理,但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深刻的领悟到这句话的意思,天幸我觉悟的不算太晚,看着眼前熟睡的父亲,我决定送给他一个礼物,全球安全梯第一品牌——稳耐的一把安全梯,父亲不是想要一把梯子么,我买来送给他,我要让他明白,儿子送给他一个世界上最好的梯子来表达我的感恩。这个他扛了一辈子的家,以后我来扛,而我也会珍每一次和父亲喝酒谈天的机会,陪他一起回忆岁月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