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pany Gateway
中国 [全球网站]Global Reach

一个外线工的安全选择

7月 23, 2014

外线电工:安全与五金工具息息相关

“一线电工实则属于高危行业,过去国家劳动局曾将输电线路工作划归到过去‘七大危险工种’内,譬如下煤矿、炼钢,这些性质都是类似的。”高危的行业需要全面到位的预防措施才能降低事故率,但细致的预案会需要资金的高投入,怎样平衡资金与安全之间的关系,这也是各行业都需要考虑的。

而对于从事一线工作三十余年的杨庆华而言,日常的线路检修并不能算危险,“干的时间长了,任何事考虑得也会比较周到。”

werner

员工入职时间短,工作不够熟练,不能完全按照操作要求工作,而对于工时较长的老员工而言,工作熟练,可观察的事项更多,“线路安规十点全考虑到也是必然的。”

而经验累积对于一线电工而言,不仅仅是安全是保障,同样也是为了更好地完成工作内容。

“我们出去检修之前,需要预测可能出现的状况,然后再选择携带的工具种类。”

有时报修称是某样东西坏了,要更换,但由于报修人员并不能准确目测现场的情况,所以这样的情况很可能与实际存在误差。

比如接到报修称“导线接地”,而工作人员携带工具钢丝到达现场,发现实际是因为导线损坏造成接地,此种情况则需要更换导线,而如果检修人员没有预测到这种情况,所带的工具不足,也无法进行维修。

“所以我们做维修这块的需要经验累积,你工作时间短,没遇见过类似的情况,就很难做到精准预测。有的工具带出去仅仅是为了预防可能出现的事故,有可替换的余地。”所以一个合格的电工则需要更为周全的考虑——工具如果带不齐,工作自然就没法开展。

输电线路安规的制定都是血的教训,杨庆华说,“有句老话,实践检验真理,而电力部门则是不能检验,因为这样的‘检验’是要出事故的。”一旦人员由于错误地使用工具而导致事故发生,事故人员首先停职处理,然后调查事故本身的原因,待事故调研清楚,事故人员离职下岗。

电力部门每个一线员工都是有安全天数记录,这个事故也分大小的,安全记录可以规避小的事故,而一旦出现影响较大的事故,安全记录就要归零。遇上较大的事故,事故人员的直属领导可能会被降职、或撤岗调职处理,“你在这个岗位上工作,如果不仔细则很难工作长久。” 程序步骤、条条框框,正确抉择、丝毫不能出差错,电力部门就是这样一个行业。


梯具更迭:用最合适的工具作业

对于从事电气设备安装、维护的一线作业人员杨庆华来说,日常的电路维修五金工具使用比较频繁:维修铁塔需要用到扳手、老虎钳、起子等,而导线衔接部分则需要用到压机。基于输电线路的特殊性,许多维修工具都是电力部门独有的,“需要独立设计、研发”,相当一部分五金工具并不适用电力部门的作业环境。

而相对于梯具,配电系统的使用则更为频繁——配电系统水泥杆的数量较大,有时脚钉的安装靠上,高度偏高,人力无法攀爬时,就要借助梯具。

werner

不同的作业环境使用的登高用具亦有偏差,“日常的攀登会用到脚扣、安全带,皮带往身上一系,便沿着电线杠往上爬”,而梯具的优势在于省力。

输电线路部分建在野外,“有时跨越一条小的沟壑,如果要兜一个圈绕开,可能需要的时间更长”,这种情况下,带一把梯具则显得更为省力。但多数时候,布局在偏远地区的输电线路维修,梯具并不是首选——重量和体积增加了维修人员的负荷。而往往这个时候,一些轻便小巧的登高用具便派上了用场。

梯具的使用也同样非常严苛,线路安规亦是有明文规定,任何梯具的使用,都需要前期做相关的负荷试验。“过去购买毛竹梯子,使用前,我们需要将梯子架在腾空的地方,人站上去,通过身体运动,上下摇晃梯子,通过人体试蹬来检验梯具的负荷程度。”

但这样的人体测试本身就极具危险性,毛竹的生长状况不同,则可能导致毛竹质量不一,而在此情况下,毛竹梯具的负荷亦是很难衡量。相对而言,稳耐所生产的玻璃钢梯具则具备更为明显的优势,其负荷数据在出厂前均经过相关测试,其负荷重量均为标准化设定,有明确的数据规定。

稳耐曾就其生产的玻璃钢梯具的绝缘性能做出相关试验:将一把玻璃钢梯具浸泡在水中7天7夜后拿出,在自然状态下风干一天后梯具仍可正常使用,其测试电阻仍旧为之前的三十五千伏。实验证明,稳耐玻璃钢梯具的抗潮及绝缘性都较传统的毛竹梯具有了极大的提高,亦是外线工安全作业的一个重要的保障。

过去变电站毛竹梯具的使用非常常见,“一般二十几档”,借助这样的梯具,维修工能直接攀爬到水泥杆最顶层。

如今毛竹梯具在输电部门使用频率逐渐降低,这与其自身的缺陷不无关系,“毛竹梯具买回来需要一直使用,如果放在库房储存一两个月以上再取出使用,人踩上去梯具就会断裂。”

而使用毛竹梯具时也需要比较留心,“毛竹梯具买回来还需要另外加工,一般梯具长比如说八米,三档为一米,假如是十几档的,则需要在隔五六档间,拿12号的铁丝捆紧、加固的。”

正常的毛竹梯具,档与档之间是用竹签加固。竹签直径小,只有5mm左右的,人员在梯具上作业,如果牢固程度不够,造成竹竿分开,便容易造成事故。有时操作人员随身携带一些作业工具,再加上本身体重如果偏重,梯具也极有可能出现问题。

干燥的毛竹梯具可以运用到低电压的施工环境,比如220V民用电,但电压等级再升高,则无法使用。而对于铝合金梯子,电力部门有明文规定,不能携带进入变电站内。

“变电站里面设备多,许多设备是否通电使用者并不了解。”铝合金梯具一旦被带进变电站内,若是被磕碰、撞击到带电的设备,其后果难以估算。

带电作业环境下,玻璃钢材质的梯具使用更多,而绝缘绳索制作的软梯也是操作过程中较为常见的——将软梯挂在导线,施工人员穿上等电位作业屏蔽服便能直接上去作业。绝缘工具的储存均有相应的要求,储存室需要通风、干燥,使用以前还要打内压,测试表面是否漏电,绝缘电阻是否达标。绝缘用具需要定期测量电阻,“比如说电机宽两公分,量程电阻要大于30兆欧,如果小于这个电阻值,则不能带出施工。”

对于外线工而言,五金工具在使用过程也格外需要留意。所有绝缘工具带出施工,当天使用,回来马上入库。库房里有通风设备、吸潮设备及烘干设备以便于用具储存。


作业:摆正心态 安全作业

作为一名电力部门的外线工,选择合适的工具,可保障安全作业。而良好的工作心态,也对其日常工作的安全起到保驾护航的作用。

“我们做员工的,星期一到单位,早上换好衣服就去野外作业,几乎天天如此。”现在上海的输电线路大概有五千公里,输电线路有规定,一线工人每个月线路都要查看一次。现在一线电工人数大概是五十几个人,分摊下来,每个人的工作量非常大,有时候碰见比较重要的会议,还要保电,保电需要另外加派人手。

有的输电线路在公路旁边,在附近施工则会对线路造成影响,如果不去巡查,这是很难发现的。而下雨造成泥土流失,泥土被雨水冲走,铁塔的塔基暴露,这些问题如何不经常查看,是很难发现的。

“过去我刚进电力局时,更换架空地线非常频繁”,架空地线挂在铁塔上,十五年为一个更换周期。最初上海有一千余公里的输电线路,电力部门配有4个检修团,更换一次长度约为5公里的架空地线至少需要30天。如此推算到一千多公里,“三十天换个五公里,测算一千多公里,按三十天的周期去换算,更换一千多公里架空地线要多少年。”

werner

这边线路更换好,那边线路到了使用年限,又需要更换。“所以我们刚进来时,每天的工作任务就是更换架空地线。”

随着电路使用材料的更新,架空地线本来是由钢制材料包裹,现在全部更新为铝质,这样的更换使得线路锈蚀的问题得到了根本性的解决,更换的周期也从十五年提高到了三四十年。

如今上海厂家的急剧提升,居民用电量增大,新增的电器设备及电动工具,都需要用到电。如此一来,虽然技术提升了,但是输电线路总的长度上去了。

“无所谓精神压力”,谈及工作内容,杨庆华显得很是淡然,“在家做家里的事,在单位做单位的活,分清楚就没事。”

“如果把电工工作看得很不容易,一直高度紧张,那样生活太累了”,去年九月,皖电东送工程正式启动,一百万千瓦的电流通过输电线路抵达上海,状态检测工作正在紧张的进行。

“你在单位, 拿了钱工作也是应该的,”杨庆华笑言,而三十余年的兢兢业业,对他而言,也只是“做好份内的事”一句简单的话而已。

如果工具的正确选择是提高安全系数的外因,那么,对于外线工来说,摆正自己的心态,选择轻松的态度快乐工作则是保证安全的内因。正是因为有了许许多多像杨庆华一样,把安全作为自己人生选择的外线工,今天的我们才可以充分享受电力所带来的便捷与效益。